当前位置:主页>学习方法>
什么作品才使我们荡气回肠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———王槐荣军旅小说简评

□叶文玲

关于“饱满”一词,张炜有过很好的说法,他说作品的“饱满”就是生命的力度的体现,是那种方块字不能掩藏的激动和感动。我认为王槐荣的三部作品《周夫人》《飘荡在屋顶的炊烟》和《未亡人》,都很符合“饱满”一说。因为通常说军旅作品,大多以为会看到一幅战争与男人的画面,但这三部作品不是,作者的主要笔墨落在现在进行时,也就是和平年代。这其实更难写,可就是因为作者自己就是红军后代,他有那种叙述父辈有如家长里短,有信手拈来的熟悉,更兼有那分强烈感情。所以作者情绪的饱满,自始至终地打动着我们,感染着我们,所以,使我们产生了可感可触的共感。
《周夫人》是部中篇。在某种程度上,却是军队的一条战线和人物几十年的简缩史。主角迟敏,这是个我阅读范围中比较“出乎意料”的形象,由于作者把握了写人物与矛盾的一个全新的角度,所以这部小说可读性很强,人物也别开生面。这不仅仅在于作者将迟敏一生经历脉络交待得非常清楚,更在于注重了刻画人的性格和内心活动。比如写迟敏握手时的“留一手”,虽然仅仅一个颇具象征性的动作,却是人物内心的外泄,也就是说是一个特具点睛式的细节描绘。
另外,这部小说的长处在于:主角虽然是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的迟敏或一些高干夫人们。但与女主人公生活密切相关的大男们,刻划得同样生动……
这三部作品,虽然独立成篇,但在内容和主配角人物上却有有机的联系。几个从战争硝烟中走过来的军人首长,性格各异,有很多点睛之语把他们刻划得十分传神。连那个王绅夫人于阿金也是,她在三部作品里都是配角,着墨也不多,但就在时隐时现的描述中,作者举重若轻地让我们窥见了又一个军队高干夫人的形象。
王槐荣的文笔是干脆的,干脆到有点糙粝的程度。他写男女私情、写儿女情长的笔墨也都干脆朗利,决不拖泥带水。《飘荡在屋顶的炊烟》中张婶的形象,和《未亡人》韦大姐一样,十分鲜活,这个曾经在革命和战争年月中那么英勇无畏的妇女,在和平年月里好像丧失了她的价值,虽然她依然有血有肉鲜活非常,可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,她是那么不合时宜,特别是老两口最后的结尾,令人不无伤感,但是,作者的叙述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,很多时候,有那种隐而不发的张力,所以,这个在和平年代虽然不再是英雄的张婶,也令我们崇敬而难忘。
三部作品中,最精彩也最丰满的形象当然是《未亡人》。大忠大勇的女中丈夫老红军韦大姐,性格最为鲜明。我最欣喜的是王槐荣为我们的文学画廊,浓墨重彩地增添了一位硬汉形象,而且是个女硬汉。我认为她简直就是活到现在的吴琼花。作者赋予了她许多凸现性格的精彩情节,无须我一一列举,两次打人耳光的事件,就使一个红军老战士的形象呼之欲出。另外,韦与丈夫独眼龙从相识到成为夫妻的过程也很生动,看到这里,我还稍稍有点惋惜作者可能拘泥于生活的真实,不很会“编”,否则,以她的性格,可能会更出彩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